首页 »

【政情】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将如何定调?

2019/10/21 16:45:45

【政情】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将如何定调?

 

据消息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将在福建龙岩市上杭县古田镇召开。中央决定在这一节点选址古田召开会议也是别有意涵。85年前的古田会议,确立了人民军队建设的基本原则,核心内容党指挥枪,不是枪指挥党,重申了党对红军实行绝对领导。

 

而综合各方面的会前舆情看,此番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或将以加强“党的领导”定调。

 

87年内进行过15次

 

全军政治工作会属于不定期召开的军内高级会议。该会议由解放军总政治部召集全军各大单位(有时扩大到军、师)政治工作领导人参加,会议内容为研究军队政治工作全局性问题。

 

自中共建政后,共召开过13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其中五十年代召开过三次会议(1956年、1958年的1月和12月),六十年代召开过五次(1960年、1961年、1963年2月和12月、1965年、),改革开放后共召开过五次(1978年、1980年、1981年、1988年以及1999年)。而在建政前则分别于1934年和1937年。

 

上一次中央层面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还是15年前的事情。1999年7月,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召开,会议讨论形成的《关于改革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军队思想政治建设若干问题的决定》,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出席会议并讲话。

 

梳理上述15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的议题以及召开节点,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可谓中共治军的风向标会议。每次会议都成为中央统合全军思想,宣示治军新思路与新调整的窗口。

 

例如时隔15年(上一次是1963年)再度召开的1978年度全军政治工作会议。这次会议是一次治军方面拨乱反正的会议。是次会议总结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军队政治工作的基本经验,特别是在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着重研究了新的历史条件下军队政治工作建设的问题。会议还讨论修改了《关于加强军队政治工作的决议》、<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条例>、《中国人民解放军干部服役条例》三个文稿。

1978年6月2日,邓小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阐明了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与实际相结合这一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再次批评了“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肯定和支持了正在展开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图为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会场。

 

再如1999年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则将江泽民的治军思想以“决议”形式贯彻下来。这次会议,总结了改革开放以来军队思想政治建设的经验,作出了《关于改革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军队思想政治建设若干问题的决定》。

 

本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会谈什么

 

那么关于这一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谈及什么,也是外界颇为关心的。

 

通过官媒及军媒为纪念古田会85周年造势、以及对于“军队国家化”的驳斥看,进一步强化“党的领导”将会成为这次会议重要内容之一。此外,习近平的治军思想或将以类似“决议”这样的文件形式落实下来。

 

虽然距离古田会议纪念日还近两个月的时间,官方的大幅造势已经开始了。

 

军媒承担纪念古田会议的大部分宣传任务。近日以来,军报在重要版面的重要位置连续发文纪念古田会议。

 

27日周一,《解放军报》头版刊发了一篇长篇述评《永远的生命线--写在古田会议召开八十五周年之际》。此日是四中全会闭幕后的首个工作日。与四中全会一样,这篇文章的主基调也是在强调“党的领导”。

 

而自25日开始,军报亦连续连续五日刊登有关古田会议的评论员文章,分别为《根本的东西要守住——一谈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增强政治工作时代性感召力》、《让“生命线”焕发生命力——二谈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增强政治工作时代性感召力》、《把解决问题作为出发点——三谈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增强政治工作时代性感召力》、《敢于同错误思想作斗争——四谈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增强政治工作时代性感召力》、《把改革创新作为动力源——五谈弘扬古田会议精神、增强政治工作时代性感召力》。

 

30日,解放军报头版和中国军网头条推出署名解辛平的文章《从古田再出发——论在强军兴军征程中坚持和发展我军特有政治优势》。

 

在评价古田会议时,文章称,“我们党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第一次提出了思想上建党,政治上建军,由此确立了军队建设的历史方向和根本原则,规定了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和任务,人民军队从此有了‘根’和‘魂’,从而“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迸发出压倒一切敌人而不被敌人所压倒的磅礴力量”。这篇文也同样提及了最近颇受关注的“军队国家化”问题。

 

文章将“军队国家化”形容为在“命根子”上捅刀子:“‘铸魂’与‘蛀魂’的较量不仅从未停歇,而且一直是不见刀枪的战斗。……所谓‘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背后都潜藏着一个目的,就是要突破官兵思想防线,动摇和破坏我军这个坚强柱石和钢铁长城,在我们的‘命根子’上捅刀子,妄图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

 

这已不是军报近日第一次批驳“军队国家化”。27日军报第6版,由驻扎广州42军的陈杰所撰的《在弘扬古田会议精神中铸牢军魂》一文中就有批驳“军队国家化”的内容:“政治上的坚定来自理论上的清醒……要在坚定立场上不含糊。当前,西方敌对势力变本加厉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企图搞乱我们的思想,妄图把我军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

 

上述提及的有关古田会议的军报系列评论的第四篇,同样有批驳“军队国家化”的内容:“西方敌对势力把西化、分化的矛头对准中国军队,攻击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法理性,鼓吹‘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鼓吹‘宪政民主’‘普世价值’‘公民社会’等。所有这些,都可能导致各种错误思想乘虚而入,甚至滋生蔓延。”

 

而目前对于“军队国家化”的最高批判则是来自军委副主席许其亮。《〈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辅导读本》,近日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许其亮为本书撰文,标题是《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许其亮撰文称,“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必须有利于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决不能照搬西方建军治军模式。要把党关于建军治军的新理念新成果用法固定下来,善于从法理高度旗帜鲜明批驳‘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

 

“党的领导”在改革的各领域强化

 

通过今年以来各大重要会议的基调看,中央在各方面都进一步强调“党的领导”。

 

今年6月,习近平首度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主持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5月底,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进行集体学习。是次集体学习中,习近平提出:“坚持党的领导……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一个重要特征。”

 

10月中旬召开的四中全会亦强化“党的领导”。在全会出台的公报和《决定》中,“党的领导”也被着重的描述。在公报中,13处强调“党的领导”,并且明确地提出“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社会主义法治最根本的保证”。

 

4天后公布的《决定》也提出,“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法治是一致的,社会主义法治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党的领导必须依靠社会主义法治”。决定理顺了法与党之间的关系。

 

通过以上的内容分析看,在改革的各领域,“党的领导”都被进一步强化。故而,这一次在治军领域进一步强化“党的领导”就题中应有之义了。更何况是次全军政治工作会议选址在了古田,这个富有独特政治含义的革命圣地。